• 为疏解治理投资“堵点”,切实优化投资环境,现面向公众征集行政审批“堵点”,深入查找和纠正实际工作中违规增加审批事项、审批环节、前置要件、证明材料,审批效率低下,不同部门审批标准、要求不一致,违背项目单位意愿和违反项目前期工作规律及客观实际、僵化套用“审批流程”、强行要求项目单位对有关事项先办、后办、代办、等待一起办等,通过设置所谓“审批前期服务环节”、对实质审查“体外循环”、对审批时间弄虚作假,强制指定中介服务机构、强制收费增加企业负担等问题。

  • 为疏解治理投资“堵点”,切实优化投资环境,现面向公众征集投资政策“堵点”,深入查找和纠正国家政策不落地、执行“中梗阻”,规划、产业政策等不完善、不清晰,要素资源价格和供给方式不透明、不可及,行业准入存在“玻璃门”、“隐形门”,招商引资工作中引资条件与当地投资政策、建设要求不衔接,导致”新官不理旧账”、”新官乱改旧账”、不按合同办事、轻诺寡信等影晌投资信心和预期的问题。

  • 为疏解治理投资“堵点”,切实优化投资环境,现面向公众征集建设条件落实“堵点”,深入查找和纠正空间规划、发展建设规划和投资政策不衔接,重大项目推进机制不健全,落实建设条件会商协调工作薄弱,政府投资资金下达、拨付不及时不到位,因参与三条控制线划定工作不够导致论证不充分、脱离实际以及划定冲突和边界矛盾解决不到位等问题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